• 无障碍浏览
  • 宣传教育

    环境要闻

    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宣传教育 > 环境要闻

    欧盟踌躇满志:2050年要实现气候中性

    文章来源:

    添加时间:2019年09月06日

    阅读:

      2018年11月28日当天,一封通函发到欧洲议会、欧洲联盟理事会、欧洲经济社会委员会等各方手中。这份通函是关于如何把欧洲建设成为繁荣、现代、有竞争力的气候中性经济体的长期战略愿景报告。人们开始明白:在接下来的50年,欧盟将在碳减排上“动真格”了——欧盟将着力发展气候零负荷经济。

      近日,这份报告的中文版及解读在京发布。记者就欧盟去碳化相关问题,对欧洲委员会气候行动总司气候战略、治理和非碳排放交易部门排放司司长Artur Runge-Metzger进行了专访。从2003年开始接触欧盟的气候政策至今,Artur Runge-Metzger已经在气候变化领域工作了16年。2016年1月,他正式接棒成为欧洲委员会气候行动总司的主要负责人,与他的同事们一起,开始了《巴黎协定》出台后欧盟的一揽子减排计划。现在,谈及欧盟的减排进程,他信心十足。

      中国环境报:欧洲委员会提出了欧盟长期战略提案,为什么在去年11月发布?应该如何看待这份报告?您预计报告对欧盟接下来50年的气候政策将产生何种影响?

      Artur Runge-Metzger:我们在去年11月提出这份战略,主要有两个因素。一是应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的邀请,包括欧盟在内的各缔约方要在2019年以前,提交各自的长期战略,以助于各方能在2050年前实现承诺的减排目标。因此,在起草这份提案之前,我们和欧盟所有的成员国政府讨论了可行的减排举措。同时,与当地贸易联盟探讨减排战略,这花费了大约1年半-2年的时间。我们与各成员国的当地民众特别是青年人进行沟通,让他们加深对气候变化的理解,向他们描绘2050年的蓝图。我们的计划非常大胆,所以各行各业涉及的转型升级必不可免,需要大家做好心理准备。

      二是我们需要尽快地给欧盟社会强烈的信号:应对气候变化刻不容缓,特别是在商业界。我们希望借此让商业部门了解哪些新技术他们应当引进,以及这些技术在欧盟各国的适用性和可行性。如在化工、发电和冶炼等行业,我们希望其根据这份战略作出调整,助力欧盟实现气候中性。

      应对气候变化离不开各行各界的支持,需要社会各界默契配合,发挥出最大合力。在过去半年,在成员国首脑层面,也进行了几次讨论。大多数国家都表示支持2050年的气候中性目标。我们预计到今年年底,得到所有成员国的认同,同时我们也计划在2020年提交这份战略计划。

      中国环境报:当前,英国的脱欧进程正在继续。假如英国脱欧后,您认为会对欧盟实现此前在《巴黎协定》中设立的目标有影响吗?届时,英国和欧盟的气候政策和举措能否保持步调一致?

      Artur Runge-Metzger:我们坚信英国脱欧将不会影响欧盟的气候政策和决心,也不会改变英国国内的气候政策。一直以来,英国是应对气候变化积极的实践者,所以尽管离开欧盟,有理由相信英国的立场不会改变,减排进程将继续。此前,欧盟定下这样的目标:到2030年,温室气体的排放量较1990年的基础上至少减少40%。在过去的3年,英国与其他成员国不断完善相关立法,如果这些法律法规能够落实到实处,那么预计碳减排量可能达到45%以上。所以,脱欧后的英国将与欧盟继续完成我们建设清洁星球的蓝图。

      下一步,我们的工作将围绕这份长期战略展开。在2050年实现气候中性,这一点也得到了英国的肯定和支持。尽管当下有一些变化,但是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,欧洲国家已经彰显了足够的决心。

      中国环境报:在美国宣布退出《巴黎协定》后,欧盟在气候领导力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能否介绍一下,未来欧盟会在哪些领域继续发力应对气候变化?

      Artur Runge-Metzger:欧盟的脱碳决心并没有因为美国宣布退出《巴黎协定》而动摇。欧盟始终相信,减少碳排放是有利长远的抉择,并能给欧洲企业带来诸多益处。未来,我们将会协助各部门完善相关监管体系、帮助相关企业引进或升级减排技术。如在风能、太阳能的利用上,在新能源汽车的研发与合作上,我们会加强引导和监管。众所周知,中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做得很出色,我们也期待能和中方加强这方面的合作。

      此外,我们将进一步提高能源利用率。比如,在新修建的房屋建筑屋顶加装太阳能板、加热泵等装置,将以往楼宇的角色从能源“消费者”逐渐转变为“生产者”。同时,对一些高能耗的建筑升级改良,降低楼体能耗。接下来,欧盟将对各行业摸底、检测以及进行技术升级。当前,欧盟研发的一些技术,已渐渐被人们熟知,但仍未被运用到更广的范围,这需要时间做出适应和调整。比如,将氢作为钢铁、化工和生态燃料行业中的原料,将有助于实现去碳化,但不同行业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。这次来华,我们也希望能与中国扩大合作领域,进一步挖掘双方在减排上的潜力。

      中国环境报:目前欧盟的去碳化进程面临哪些困难?在实现《巴黎协定》定下的减排目标方面,目前欧盟进展如何?

      Artur Runge-Metzger:真正实施碳减排,对每个经济体都不是易事,欧盟也不例外。积极的政策引导必不可少。前面提到的楼宇升级改造,因为私有产权等问题,有很多工作要做。另外,推广新能源汽车代替燃油汽车,也需要克服一些阻力。要想提高市场中新能源汽车的占比,基础设施以及相应的政策机制也十分关键,诸如充电桩的布设、供电价格等。只有当这些条件成熟了,公民才会意识到:哦,我可以试着考虑换一辆混合动力汽车或者新能源汽车了。不仅如此,各成员国还需加强合作,在一些主要交通枢纽和交通要道上设立足够的充电桩等。目前看来,公民支持新能源汽车,只是他们还会有一些疑问。我们正在消除他们的困惑,提高政府服务水平。

      每一年,我们都会发布年度减排进度报告。今年的报告预计会在10月底公布,请大家拭目以待。从2017年-2018年的成果来看,减排效果明显,这也证明了方向的正确性。在这里也可以剧透一下,不久后我们会官宣挪威和冰岛加入到欧盟的减排“大军”中,与欧盟国家共同完成《巴黎协定》中的减排目标任务。

      中国环境报:若英国脱欧后,欧盟将由27个成员国组成。这些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、技术、社会条件等不尽相同,欧盟如何解决这些难题,让各成员国共同、有序完成阶段性目标?

      Artur Runge-Metzger:如您描述的那样,欧盟成员国各方面条件存在较大差异。一些成员国的技术、资金比较充足,当然不乏相对落后的成员国。因此,在引进减排新技术的能力上会有高低之分,其减排行动也会拉开差距。不过,欧盟的改革进度和决心不会改变。

      一方面,一些国家仍面临不小的减排阻力。如波兰的电力生产,长期以来十分依赖煤矿,所以我们也和波兰一直探讨可行的办法,让他们尽快顺应国际环境,有效地减缓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影响。另一方面,我们也会合理地将欧盟的减排目标分配给各成员国。比如,在2030年前,除去碳交易以外,所有行业要达到减少30%的减排目标要求。我们会按照0%-40%的目标任务进行分配。在卢森堡、瑞士这样较为富裕的地区,将承担较大的减排比例。在保加利亚等相对落后的成员国,则不会有太难以完成的减排任务。毕竟能力不同,角色也不尽相同。

      同时,欧盟也会实施一系列合作项目。如在煤矿开采方面,我们就以德国、西班牙和波兰为主要合作方,进行沟通研究,找到高效的减排路径。通过类似的项目,增进各成员国之间减排举措、技术的交流和互补,加快改革步伐、缩小差距。我们希望通过欧洲委员会的协调,让所有成员国能够“拧成一股绳”,在完成2030年欧盟的减排目标任务的基础上,共同描绘出直至2050年的美好愿景,向国际社会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。